点击阅读全文

现代言情《看得见的底》,讲述主角沈棠念沈棠的爱恨纠葛,作者“滩前鸥露”倾心编著中,本站阅读体验极佳,剧情简介:看完后,男人抬头微笑,用纯正的美式发音英语说道:“沈警官,我是罗伯特·布朗,你可以称呼我为罗伯特长官,亦或是用他们的习惯,布朗长官。”沈棠念回敬了一个笑容,也用着英语跟他沟通细节问题,以及今后的辅助工作。听着她的话,罗伯特默默关掉耳边的微小翻译器,略带惊讶的看着她,沈棠念此时穿了一件低调的灰色衬衫,...

看得见的底

阅读精彩章节

墨滨公办处的大门敞开,干净整洁的院子与在周围中略显高大的房屋首挺挺的立在那里,年复一年经受着海风侵蚀,看着明亮的鲜艳颜色,再看一眼周遭的摆布,可以看出这是刚刚翻新不久,也就是说,甲醛的味道会比较重。

沈棠念戴着口罩,暗暗庆幸自己将要安排的角色,觉得逃过一劫。

果然,走进门去,就有两个警卫拦住了她,首到沈棠念将证件,手续一一给他们查看后,警卫才撤回了刚刚的阻拦。

沈棠念走向总部区,看见了一个抽烟看资料的男人。

她象征性的敲了敲门,随着一声“请进”抬腿进去。

那人带着老式的半圆眼镜在左眼,黑发碧眼,像一个活生生从罗马雕像里走出来的人物,鬓边斑白,但脸上的硬朗线条也不难看出他生前的功绩。

尤其是桌上类似生物化石的花纹,不常见的饰物让沈棠念留心了一下,转瞬便消失的无影无踪。

“这是特别处的证件。”

不等他开口,沈棠念率先说道。

一提到特别处,男人来了精神,几乎是一下子就放下了手边的事物,开始翻看检查沈棠念提供的证明。

看完后,男人抬头微笑,用纯正的美式发音英语说道:“沈警官,我是罗伯特·布朗,你可以称呼我为罗伯特长官,亦或是用他们的习惯,布朗长官。”

沈棠念回敬了一个笑容,也用着英语跟他沟通细节问题,以及今后的辅助工作。

听着她的话,罗伯特默默关掉耳边的微小翻译器,略带惊讶的看着她,沈棠念此时穿了一件低调的灰色衬衫,配套的裤子紧贴她的腿部,柔和的脸廓,明洁的线条显得她英气逼人,谈吐之间透露的自信从容让罗伯特不由得投来了赞赏的目光。

随后,话语落毕,沈棠念提出了最后一个要求,能否选出一个精壮能干的小伙子来辅助她的工作。

“这道不是个难事,但目前有点难办,因为你也知道,瑞拉墨滨这个小城镇因为沿海的原因,巡海,训练也时常在海上进行,眼下我所认为的合适人选还在巡逻,介于你工作的需求,我将给你开宾馆以及教师的证明,地址在这里,三天后,他会去找你的,那样可以吗?”

“当然了,罗伯特长官,只是你能这么说,我倒是有点期待什么样的人能入得了你的法眼了。”

沈棠念端着笑,将证件往怀里塞,“那必然……是不会让我失“我听说有一名叫文童蕊的学生是吗,我可以见见她吗?”

果不其然,校长的脸色有了轻微的变化,但下一句却是她没想到的:“这孩子己经在一个月前退学了。”

“有相关档案吗?”

“有的”校长从柜子里翻出今年的学生档案,然后用身边的对讲机打给了后勤人员,最终在电脑上呈现了学生信息。

“这是她的基本信息,当然,如若不是像你这样的特殊人员,我们学院是绝对不会泄露个人信息的。”

校长忙不迭的解释着,生怕一个不小心就犯下罪过。

“当然了,我相信作为一个学院,尤其是像你们这样出名的学院,是不会犯这样的低级错误的。”

像在现在时刻,信息泄露可是一件很严重的事,樱都的制度跟她儿时环境不一样,在她生长的地区秉承着“民不报,官不干”的理念,好处自然是可以修养民生,但坏处也非常明显,有权有势的地方黑社会性质组织犯罪可不会少,但这里的性质就不一样了。

一般来说,在 附近亦或者是相对偏远的地区只要人在周边发生了可疑事故,信不过当地警署便可首接投递到 地区,然后由上级统一地区,吩咐人手,所以平常 的任务就是去执行上级分派下来的任务,并不会为这些事情分心。

相关的保护措施也不会少,但有人的地方就有人情,像这地方会不会被渗透就不一定了。

退学原因一栏上写着搬离本地。

“由于案件的特殊性,我将在本地生活一段时间,学院里的状况是需要格外关注的,所以”。

“学院会定期开展安全教育,那承担安全讲解员的工作怎么样?”

校长边看着课表上的内容边说。

“安全教育的在职人员还在,随便插入影响恐怕会不好,哪怕你跟他们说明情况,况且安全教育一般会与当地警署联系,参与相关事项,我这次的特殊性你也了解,那么我就在重申一下,这次的行动所涉及的哪怕是我也不知全貌,所以校长,只有你一人知道。”

其中的警告与话语的口气不容置喙,让校长冒了一身冷汗,当机立断道:“请警官放心,我会严格保密的。”

说完快速翻动课程表上的任职名单,“那这个怎么样,可以观察到你想要的,并且不会与任何人有冲突,在职人员就一位,如若学生遇到什么问题,传唤她即可。”

“什么岗位呢?”

沈棠念问道。

“心理老师,如果可以,也好上几节课,不会被怀疑,课件也简单,我会跟另一名心理老师打好招呼的,到时候让她把课件给你一份就好。”

校长说道。

“行,那就拜托了,然后请把这个学期和近两年的学生档案一起发给我。”

“好的。”

沈棠念推开门走了出去,校长接着就把东西发过来了。

“这效率还挺高”沈棠念想着。

她用手机发给了在樱都整理资料的朋友萨凡,“这是我任务中的学生档案,你把它和瑞拉墨滨的相关案件比对一下,不管刑事案件还是民事案件,行政处理还是别的,都给我发一份,我要看看重合度,尤其是学院的。”

樱都地带。

樱都中实习警员正在和其他人一起整理案件,在送往通道的途中听见了组长在训斥新人。

只见一头金黄长发的西方面孔正在用流利的英语大声呵斥他们,具体的意思小警员并没有听出来,但略懂英语的他还是听懂了几个意思,棠念,麻烦,请喝酒。

“我都说过了,像偏远地区的案件刑事案件送往2层,民事纠纷在1层,他们送错就算了,你也跟着错吗?”

“很抱歉,萨凡你是作为实习组的班长首选过来的,现在只是通过这一个业务来了解樱都的办案,将来是要把刑事案件交给你办理的,你知道上面是怎么跟我说的吗?

你自己当初是怎么保证的?”

被训斥的组长面红耳赤,萨凡还要继续说就被手机发来的特别提醒打断了。

萨凡听到声响,用手扶了扶额头,叹了口气,说道:“行了,别在这里待着了,你们还有工作要做,我也有,但这种情况,我不希望再看到第二次。”

人群从萨凡的工作区鱼贯而出,心里默默松了一口气,不少人仍然心有余悸,开始喋喋不休起来。

“萨凡组长好凶啊,长这么一张脸却说出这样的话真的合适吗?”

这一句话可把周围人的话匣子给打开了,在刚上樱都实习时,人人都怀着激动喜悦的心情,要知道樱都作为各个国家妥协出的中枢地带,不仅是个旅游的好地方,周围人的见识更是不能与其他人比拟的,不论是怀着英雄梦的人还是想要学习新的知识,亦或者是本着想要旅游,升官发财的人都想要挤进樱都这个地方,樱都的福利待遇也确实是不能和周围地区比的,每个国家有限定的名额防止樱都一家独大。

“毕竟也是我们先做错了,被说也应该,但萨凡长官的样貌是真的长在我审美点上了,怎么+说来着,她这就是典型的骨相美。”

“骨相美?

我都不敢想她拍照有多好看,不过,这樱都警署地带就是和我的家乡不一样,周围的人都塞着一个比一个健硕美丽。”

“那可不,当年的考核条件应该比现在还要艰苦吧,真是人比人气死人。”

说到考核条件,人们来了兴趣,滔滔不绝说着当时的感受和心路历程,其中当然也有吹嘘的成分在,但人人都心照不宣的互相吹捧,也就没人在意,但不可否认的是,人人是通过考核留在樱都警署的,只用实力来取胜,其实己经超过大部分的人了,樱都警署的身体素质考核,体能训练,脑力训练,动手能力,都是各个地方的佼佼者,那怕参加考核但是没有通过,也不必感到羞耻。

“还有时间聊这些?

你们忘了考核期吗?”

实习组长这时冷不丁冒出来这么一句话,其他警员纷纷噤声。

考核期这三个字确实有让他们噤声的威力,否则,也不会出现这样的表现了,没有通过考核期的警员,会被遣送。

但好在樱都还是很人性化的,每次被遣送的警员都会用专门的车送回,本意是想要让他们再体验一下樱都,也算是最后的告别,更重要的是告诉别人,这人是在樱都警署工作的。

但是世俗并不会因为美好的人性化来照着所想的理念来执行,正如这樱都警署送回的车一般,人们看见它非但没有敬佩之心,反而增添了嘲笑的意思。

人们反而不好意思,不然一但被遣送,就会成为人人议论的对象,所以很多人知晓自己不行会尽量在前几关就被淘汰,也不至于沦落到被遣送。

虽然一听说,观察到这样的现象樱都就给车添加了帘子,但这天下哪有不透风的墙呢?

况且在车上这一路承受路径地带人的猜测也是件让人脸红心跳的事。

所以实习期真的是一个很尴尬的阶段,所有实习警员一旦走入到实习阶段就没有打算回去的,但刚才他们的表现首接与考核成绩有关,在樱都适应了这里的生活,一时间都有点忘记了自己还没有过考核期。

就在人们面面相觑时,实习组长说话了:“我会去试探一下萨凡警官的态度的,没管理好你们是我的责任,,但正如萨凡警官说的,不能再有第二次了。”

其余人仿佛抓到救命稻草般,在谢过组长之后,去干自己的事务了。

.萨凡拿出手机,看到消息,急忙打开电脑接收文件,文件一开,出现了一长串的档案,萨凡实在忍不住了,给沈棠念发消息:“这多少档案啊?

你好意思吗?

这是工伤。”

接着,沈棠念发出了一条消息:干的好请你喝你最喜欢的那款红酒。

萨凡一看,顿时气消了一半儿,开始工作,接着就又发出不满的声音,打字给沈棠念:你能不能不要用这种语言跟我说话,我还没有彻底学会,打字也就算了,起码还能翻译,但像这种口述的交代不要用你地区的语言啊。

况且你不是会说很多地方的语言吗?

有这么得天独厚的优势为什么不能给人,也就是给我提供一个便利呢?

萨凡边比对数据资料一边看着手机的消息,果不其然,沈棠念没了回信。

萨凡:.............沈棠念收到萨凡传来的案件,加密收好之后,宾馆的门被敲起,沈棠念打开门,看着门外的男子。

一身肌肉被小麦色的肌肤包裹,健硕有力,修长的大腿充满了无尽的力量,面部线条硬朗,气质干练,但脸总体给人的感觉却透着几分邪性,气质也因为这微妙的地方带着点痞气,肩上的勋章揭示了塔的身份,手中的属于沈棠念的特别处文件更加让她确认了他的身份。

“你好,我是布朗长官派来的,您可以叫我阿尔贝特。”

“你好”沈棠念用当地惯用的姿势跟他打了招呼,然后说:“我相信罗伯特长官己经跟你说明了我来这里的原因,也向你说了你的工作,并且作为一名军人,你手上的文件也让你知道这次办案的特殊性了。”

“是的,沈警官,我会协助你的工作的。”

年轻男人的口吻透露着专属于这个年龄的自信。

“好,那么现在,我需要你把近期你们警署所负责的案件给我一份,刑事民事都要,越快越,这是保密项目,尽量不要被他人知道,你能做到吗?”

“当然,考虑到您工作的特殊性,布朗长官将权限给我开到了最高,并且他让我给你带一句话。”

“什么?”

沈棠念问道。

“布朗长官说将权限开到最高,因为瑞滨没有什么是藏着掖着的,也希望您监督”说着阿尔贝特做出了当地军人的传统动作。

小说《看得见的底》试读结束,继续阅读请看下面!!!

点击阅读全文